塑料袋

就这样, 大二在今天就结束了.

前几日,大四的陆陆续续走了, 看着他们穿着学士服合影的样子很是开心, 真不知道那时候的我是怎样的感情.

宝宝说等我毕业的时候要来青大陪我拍毕业照, 我没答应, 因为我对青大没什么感情, 要拍就去宝宝的母校深大吧. 是的, 你指望我一个整天逃课的大二学生对学校有什么感情呢? 有些同学的眼里青大确实万般好, 但对我不合适, 青大注定是我生命中的一个旅程碑, 不过也仅限于此了.

这半个月我想过无数次我走上社会会是什么样子, 是加班到九点回家疲惫的躺在床上还是下班后逛商场买菜做饭然后自习, 可是不管怎么说, 这起码是我自己选择的路, 我一直都认为「只要结局是好的, 过程让我怎么哭都行」, 这一天也终于越来越近了, 大展身手的时候来了, 一切都是新的: 自己租房, 自己做饭….

那所谓的光辉岁月, 并不是后来闪耀的日子, 而是无人问津时对梦想的偏执, 我一定会对自己忠诚到底.

2019.6.20 毛崇鑫 青岛大学浮山校区静思二号楼204

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