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花儿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我觉得大概再也没法遇到一个人,三观价值观各种贴合,有着三秋不见,如隔一日的默契.

爱情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而友情却是三秋不见如隔一日,妙啊.

如果说他乡遇知己是幸运,那我大概是上辈子拯救过世界吧。这样的一个人,自然已经没法用简单的情感去衡量,哪怕是爱情,也不行.

能遇到如此一个人,已经是莫大的缘分,再去奢想别的关系,那就是过分了。我常常不满现状,但对于她,我很知足,很知足.

小时候,有大把的时间玩耍嬉戏,大可不必去思考未来这样的大课题,可以尽情在平原上肆意驰骋,以为和你策马奔腾的伙伴会一直与你红尘为伴。长大后才发现,选择不同的中学,去到不同的城市,选择出国工作,与相恋多年的人结婚生子。人生的每一次选择与你同行的就越来越少,所有的陪伴都暗中标好了价格。

有一种情,不必朝朝暮暮相见,只要知道有人牵挂就好。不需要时刻的陪伴,但有困难的时候,另一个人一定会雪中送炭。

曾有人问我,你为她准备这么多好东西,确定这是不喜欢?我回答,没人理解我的时候,她第一个站出来给我捧场,她做了我需要的,那便配得上给她最好的.

最好的友情就是能让人自在的面对自己,也能坦然的接受对方。这世上多了一个你可以和他分享一切的人,而不是多了一份令人疲惫的关系.

想说的话还很多,只不过,千言万语都化作沉默,祝她早日确认过眼神,遇到对的人吧.

我一直相信释加牟尼的一句话:

“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你生命中该出现的人,绝非偶然,他一定会教会你一些什么。”

希望可以永远约下去的星巴克

人生,其实像一条从宽阔的平原走进森林的路。在平原上同伴可以结伙而行,欢乐地前推后挤、相濡以沫;一旦进入森林,草丛和荆棘挡路,各人专心走各人的路,寻找各人的方向,那推推挤挤的各人情感,那无忧无虑无猜忌的同侪深情,在人的一生中也只有少年才有。离开这段纯洁而明亮的阶段,路其实可能越走越压抑。你将被家庭羁绊,被责任捆绑,被自己的野心套牢,被人生的复杂和孤独压抑,你往丛林深处走去,越走越深,不复再有阳光似的…

——龙应台 《亲爱的安德烈》

script>